文章
  • 文章
搜索

传动控制服务专家

英文版 ENGLISH

新闻中心

news

首页 >> 新闻与动态 >>最新动态 >> 自贸区的老台商与新台青
详细内容

自贸区的老台商与新台青

序言


从2013年的两岸服贸风波、2014年中韩签暑FTA、2015年中澳正式签暑《中澳自贸区协定》、2016年的G20及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这一件件新闻事件,对台湾社会,都不过是“遥远的国际事件”。从1990年到2016年,台湾近乎停滞(或缓慢进步)了四分之一个世纪,政治人物与社会都带着情绪“算老帐”,很少从这些变化中,真正看见台湾。


这份调研的背景,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带一路”,面对疲软的世界经济,中国开始了自己的战略布局,台湾,当然也是其中的一环,在媒体上常看到的“两岸人才战”就是其中之一。


走访了天津及福建的两大自贸区,与当地台办及台商、台青会谈,这些在自贸区的台湾人横跨了两个世代──天津自贸区吸引了原先在上海等地的老台商,而在福建自贸区则可看见来自台湾乃至世界各地的年轻创业者。


这些,牵涉的已经不仅是“中资来了,台湾怎么办”,而是台湾如何理性面对“中国来了”,如何结合台湾优势,这样才能找到未来世界格局中,台湾的位置。


微信图片_20210219145424.jpg

天津──我们要让台湾看见大陆不只“北上广”




“我1990年就来到天津,那时跟台湾比,天津真的很落后,但当时我们就决定立足大陆、放眼世界,第四年,我们才销售到1000万人民币,没想到1997年后大陆经济迅速发展,我们公司刚到大陆立足时注册资本才20万美元,到现在2860万美元。”


陈文德,老牌台资企业“AG真人旗舰厅”的总经理,随着天津一起“长大”,他当初根本没想过从前的天津,会是如今成为北方唯一自贸区的天津,但他很高兴当初没有看错,“当初我就知道,大陆过去因为体制而保守,但基础建设都还行,只要政策开放,台湾企业,很有机会一同参与与到这中国梦。”


在这刚准备要振翅起飞的天津自贸区,有这样想法的老台商,陈文德不是唯一。天津地处要塞,天津港名列世界前十的港口、也是中国北方最大的综合性港口,昔日因地理位置成为列强分割的租借区,如今这个北方大港正迎来全新的生命力。


这个被许多台湾人忽视的二线城市,近年大陆力推京津冀共同发展,成为中国北方唯一自贸区,更吸引了仰赖物流、运输、对外贸易的台企。

 

“一颗印章管审批、一份清单管边界、一个平台管信用……”这个改革措施让许多人眼前一亮,从前不少台商落户大陆,最痛苦的莫过于流程的拖拉、毫无效率,如今天津自贸区从制度上就改革,以“一颗印章管审批”为例,将原本外来企业落地需要办的冗长流程、要盖的100多颗印章,简化到一颗“行政审批专用章”上,使企业更简便快捷地拿到官方上级的审核。


天津自贸区按功能不同规画成三个区,东江区发展航运物流、国际贸易、融资租赁;机场区发展航天、高端制造;滨海新区发展金融创新现代服务业。天津不只有完整的制造产业链,还有海港、空港优势,中国大陆引以为豪的太空探测器“天宫二号”,就是在此“一条龙“地组装。


而这个才设立17个月的自贸区,已有37家台企进入,许多都是融资租赁等金融服务业,吸引大型台企过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想把有相关能力的台湾年轻人带到天津。


天津市台办副主任于为忠向我们介绍“惠台措施”,在台湾,有多少人是了解天津的?又有多少人会认为这个成立不久的自贸区是大陆政府在“忽悠“(骗)他们?因此第一步,台办直接去了台湾,邀请台湾企业及台湾年轻人(以下简称台青)到天津自贸区。


“许多台湾人对天津不了解,要知道如果要做生意或创业,天津自贸区不是只有天津市场,也能吸纳北京的市场资源。我们之前直接带台青从北京坐动车到天津,半个小时就到。当然,台湾青年在天津的人数不多,因此我们的目标是促进台青20%在创业、80%在就业。”


这样的想法的确非常实际,很多人可能会不了解为何台湾青年会要去天津就业?但实际在大陆读书的台青就会知道,就算你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名校毕业,有些特定专业(如医学、航天、运输等),若回台湾,一是特定科系的学历不被认可,二是未来前景不如中国大陆,但要在北京就业,竞争大及生活成本,谈何容易?


大陆政府正积极凸显天津在物流、航天方面的优势,以配合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也有意拉拢这方面专业的台青,而对这些年轻人来讲也是不错的考虑。都是敢闯有梦的年轻人,到天津,有何不可?


因此天津在滨海新区设立了第一个“天津台湾青年实训就业基地”,2016年7月初,广邀了100多位在台湾的大学生、以及在大陆的台青交流经验,天津的医院、航空公司等一些企业甚至直接开出职缺,邀请台青实习或就业。


当然,让台湾学生了解天津、促进台青就业是第一步,对自贸区本身,后面还有一些困难要克服。




微信图片_20210219145450.jpg

为什么平潭可以 天津不行?




对于刚起步的天津自贸区,当地台商当然也有忧虑,在我们走访天津的过程中,这群待在大陆平均超过十年的资深台商们很直接地向台办表达看法。


一位台商直白地说,“从设立到现在,天津自贸区确实有一些进步。但进步有限,问题卡在根本的诚信体制和守法精神。我来了13年,见证了天津快速发展,以往大陆发展专注在硬件建设上,但未来十年,应该着重在软体上。”


“这个‘软件’,就是诚信制度的建立和守法的精神。唯有诚信和法治全面建立了,才能真正简化流程,也才能成为国际化的自贸区。”


对于天津自贸区“不满中透露着期待”,是这群台商普遍的态度。中国梦,不只局限于大陆人,从90年代起深耕大陆、熬过各种危机的资深台商同样意义重大,认为若两岸优势整合不只可以双赢、更可以放眼世界,朱忠源就是其中之一。


朱忠源是一家创投公司的总经理,他所服务的公司是第一个成功落地天津自贸区的金融服务类台企,当初ECFA将金融服务列入清单,他们算准时机“西进”成功,后来也有同行跃跃欲试,结果服贸卡关,后进者被拒在门外。


他认为若天津要达到自贸区的高度,相比运作更成熟的福建,还有一段距离。“一些措施福建自贸区可以去做,天津不行,为什么?不是只有福建能跟台湾沟通,全台湾可不是只有闽南人。中国大陆如果中央有政策,地方却不落实,很难达到原本预期的效果。”


“我来大陆24年,23年在上海,刚来天津1年。目前天津自贸区的离岸功能要加强,许多外汇转换的问题没有做好。我们做创投,当然可以把台湾、日本的资金带进来,但资金进得来、出不去。两岸的金融合作非常重要,如果两岸能配合做好,很有可能超越香港的金融地位。如果福建自贸区能做好两岸金融,天津为何不可?”


2015年1月,中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对台工作会议上点明“支持福建加快自贸区建设”,作为与台湾往来最密切的省份,大陆中央希望打造成“对台加强合作”的典范。因为地理优势,若论对台经贸,福建比天津早得多、运作得也更顺畅。


尽管如此,天津台办很自信地告诉我们,福建自贸区的经验他们会借鉴,“天津台湾青年实训就业基地”也才刚成立,一开始问题一定会很多,但是做了,就可以慢慢解决问题。他们的目标,是让更多台湾人才看见“非北上广”,人来了、交流了,对中国大陆的认知就可能转变。


更重要的是,各地人才聚集,这个号称“北方经济中心”的城市才能快速进步,跟上未来的一带一路。

在天津才短短几天,能明显看到的是,当天津台办谈起对台政策,已经不只局限在“两岸关系”。正如同行的大陆经济研究员左传长所言,“台湾的金融服务比大陆走得早、做得好,两岸金融合作未来还是有空间,这一块福建自贸区正在努力。人民币正在崛起,不管是亚投行还是一带一路都是长久规划,台湾愿不愿意搭上中国大陆国际化的快车?”


这样的战略规划,是统战也好、是“胡萝卜加棒子”也罢,中国大陆并不会因为台湾人的看法就改变长远规划,且看台湾政府能不能在“亲中反中”这种意识形态之外,权衡其中利弊,思考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台湾如何谋求一席之地? 



微信图片_20210219145458.jpg

福建自贸区的两道招牌菜──钱潮与人潮



走完天津,我们来到台湾人最熟悉的“对台典范”福建。大陆将天津定位为一带一路的北方重镇,福建则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当然,邻近的台湾也被涵盖进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地区。


先看一下背景资料,2013年10月在APEC的领袖会议上,习近平提出要建构“面向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并在同年11月的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正式把“海上丝绸之路”与陆路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连结成台湾人耳熟能详的一带一路。这四个字成为中国布局世界经济的重要战略,版图横跨了欧亚非诸国。


自此,中国大陆加大了对东南亚基础建设的投资及各方面的连结,这也是为何台湾经济学者们忧心“新南向政策”会变成“新难向”的重大因素之一。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站,福建毫不掩饰地挖角台湾人才及台湾企业,福建台办讲得直白,如果台湾优势能结合大陆资源,对于中国未来有帮助,都乐见其成。


“随着两岸局势变化,政策会不会改变?台企在自贸区的发展会不会受到影响?”我直接问了台湾媒体上常见的一种顾虑。


福建台办回答得斩钉截铁,“自贸区政策是中国大陆的整体战略方针,跟台湾是谁执政无关。”


与在两岸金融互通方面有待加强的天津自贸区相比,福建自贸区的其中一道“招牌菜”就是两岸金融合作试点,包含推动台湾金融机构设立分支,目前已经有6家台湾的银行和1家股权基金西进成功。

而打通“钱潮”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人潮”。太多怀抱野心及梦想的台湾年轻人想一展身手,据国台办公布的资料,截至2016年6月,在福建批准的8个两岸青年创业基地中,分别约有677名和5600多名台青在此创业和就业。


我们来到位于厦门的“台湾青年创新创业基地”,一群年轻创业者正在听台上导师讲解在大陆创业需具备的法律知识,在两岸的“抢人战”中大陆祭出各种丰厚资源。但我跟台湾年轻创业者细聊的结果是,“看似优渥,但厦门各地区有不同政策,有些资源看得到未必吃得到”。


但很讽刺的是,再深入探讨后才发现,青年创业团队仍比在台湾创业受到更多帮助。 



“一个地区,好几种模式”是一个问题



台湾有没有鼓励创业?当然有!不少在厦门创业的台青在台湾都曾尝试创业,各大学都有所谓的创业基地,台湾有近一百个育成中心,但能给的资源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说是零,台湾不仅缺乏一个集中资源、好好整合的大型创业基地,更严重的是很多政策“装模做样”,许多企业和政策制定者要求青年创业像吃感冒药一样“立刻见效”,一个手机App要超过百万人下载才能拿到第一笔补助,最低的补助款申请书洋洋洒洒数十页。


互联网+时代最基本的敢试敢闯,在掌权者绑手绑脚及老企业“看不懂”的情况下,年轻人就算有才能也有一点积蓄,仍很难出头。


张安昇,在纽约读数学博士,在学期间就不断思考是“在美国就业”还是创业?毕业后他选择了后者,找了一帮留美时志同道合的同学回台湾创业,做台湾时下正鼓吹的“纯软件创业”,努力撑了一年还是因为资金因素放弃。


2015年,他阴错阳差地来到厦门,参加了“中美青年创客大赛”,虽然没有获得多耀眼的名次,但让他有机会在厦门大学的创业中心占有一席之地,与一帮来自各地的青年一同创造梦想。


“我这个外来者到厦大,不是你要创业就会给你多少资金,但有免费场地、免费机器,365天全年无休,不必另外买设备。后来,厦门自贸区海沧片区开了,就把公司注册在那里。”


是否真像一些台湾媒体上宣传的,在自贸区创业的台青可以有“给钱、给租房、样样周到”的照顾?张安昇表示,每个地方不同,就连厦门自贸区里的海沧、集美、自民等片区,都有不同的差异。


“这好像和我们想象中不太一样,你不会想回台湾吗?”我问。


“在海沧区,我受到一个比较大的帮助是上了央视,有了露脸及打知名度的机会,这是自贸区帮我引荐的。在这里创业最大的机会是市场,我做智能型玩具,目标对象是小学生,现在我们那区已经不少学校是我的顾客了,未来,很可能13亿市场都是顾客。”顿了顿,“在台湾,受到的帮助更少……在这里的确很多事情不如意,我们反应了一些问题,但也看到这个自贸区在慢慢进步完善。”


后来问了几个在海沧片区创业的青年人,都表示“好像”拿到启动资金的很少,也有很少部分人拿到了生活补贴,但在集美和自民区,“据说拿到资金补助的挺多的”。


许多人不回台湾,因为他们在这里看到愿景,就算官僚、就算“跟当初想象不同”,但不只是市场庞大,也因为的确他们反应的问题,渐渐有些许的改善。有人这样形容──这里的官僚,可能是100分夸大中,做了30分的实事;而台湾的官僚,可能是100分夸大中,只做到10分。

 

因为“一个地区,好几种模式”的缘故,我们再来到“据说创业环境相对好”的集美片区。


郑圣伦,手机APP“换贝”的创办人,“换贝”是打造以物易物的在线平台,七月份刚刚在中国大陆全面上线。


就和同张安升一样,他也不是第一次创业,在台湾时就曾经创立与股票、财经相关的手机APP,为什么到大陆?一是市场,二是前景。在台湾创业要看是“创哪种业”,在软件创业这一块,他试过,来大陆的许多年轻创业者也试过,但是,太难太难。


他有不错的国立大学资讯工程硕士背景,对这样的年轻人而言毕业后最好的出路还是想办法进台积电等大公司,再不然大型游戏公司也可以,创业?没这风气,因为太艰困。他当初没有背景,有了一些工作经验,在互联网+时代尝试自己创业做软件,为了理想,无奈理想也喂不饱肚子。


厦门自贸区集美片区招揽人才,他抢得先机,拿到了一笔补助金,集美片区为所有年轻创业者提供住宿,在环境不错的大楼里,一群青年创业者同住、互相交流,“喂饱肚子”的问题,暂时不太急迫。


不过,台青登陆,当然也不容易,“在大陆做APP很大的困难是营销,那些手机下载排行榜、甚至新品推荐,都是砸钱进去的,如果小创业公司成果不错、但没拿到那么多资金,根本排不上什么新品推荐榜,这方面Google还是公平一点。”


有没有考虑回台湾?郑圣伦的回答和其他在这里的台青一样,苦笑。现实环境是,就算在大陆创业失败,在这里找一份与互联网相关的工作,薪资还是很不错。


不管是张安昇、郑圣伦还是我在自贸区所见到的台湾青年,许多都是“媒体报导中的典型外流人才”──亮眼的学历、不是第一次创业、有自己的梦想及野心,并付诸行动。


大陆崛起,对台湾青年而言,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如同李安说过“华人市场将很快超过好莱坞市场”,这对整个华人影视圈而言都是值得期待的,但对台湾影视圈而言,昔日辉煌不在,又何尝好受?


如今,这些有梦的台湾青年,可以在大陆这片市场打天下,尽管竞争大,但是能够看到期待。只是,或许每个人多少都有一些伤感。



微信图片_20210219145508.jpg
结语



张安昇告诉我,在厦门,年轻创业团队招到人才比台湾容易许多,就算你给不出工资。因为现在许多大陆年轻人,有一份正职工作,创业是他们的梦想,年轻创业者满地开花,没有什么人会觉得你很奇怪。


2015年,一群年轻台湾人创立的行动查号APP“Whats The-Number”被中国大陆公司收购,那时已经看出,可怕的不仅是人才外流,而是过去十多年来台湾掌权者的“看不到”。互联网,台湾曾起步得比大陆早,中国大陆大张旗鼓“互联网+”后,台湾政府才开始高喊“物联网”。


如今台湾有什么强的地方?


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在今年的一场演讲时答得直白,台湾的APP技术人才名列全球十大,台湾人对App的态度很多元,理论上应该要有最好的科技人才,要做的,是看懂软件、人才的价值。


但是,就算有最好的人才,台湾企业要做大,能避免“中国因素”吗?台湾年轻人才,是否学会,理性面对“中国因素”?


不管喜欢还是讨厌,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产生的每次转变、所造成的每次国际事件,都将影响台湾。而台湾年轻人,要学习面对国际变化后所造成的每个后果,才能促使掌权者尽快做出改变。


因为,这个变化太快、讲求实力的国际社会,不管、也不等待你喜不喜欢。


在走访两个自贸区的几天,看见不管是老台商、还是新台青,他们都期望能带着台湾优势,走去更大的世界。台湾当然有自己的优势,关键在于,从社会到政府,都不能再“从台湾,看台湾”。


(作者:郭雪筠)

AG真人旗舰厅集团旗下网站
更多
  1. 香港AG真人旗舰厅
  2. 新加坡AG真人旗舰厅
  3. innodisk工业电子盘

天津AG真人旗舰厅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天津空港经济区西十道3号

P.C:300308

TEL:022-23556000

FAX:022-23556368

公司愿景:专注于自动化领域,成为提供顾客一站式服务与综合解决方案的卓越企业。公司使命:整合先进技术与产品,提升自动化水平。


AG真人旗舰厅集团旗下网站

技术支持: 千乡云创工作室 | 管理登录